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影視資訊

電視劇《紳探》劇情介紹_高清完整版(1-24全集)_亞藝視DVD專賣店

發布時間: 2019-06-28         閱讀:  60  次  

劇情簡介
三十年代的上海 ,歌舞升平,紙醉金迷,當人們沈醉在睡夢中的時候,壹樁樁離奇的案件在城市的某個角落悄悄發生。剛從警校畢業的美麗女子秦小曼(尤靖茹飾)懷著成為壹名出色警探的理想,來到英租界,住進了沙利文公寓,與屢破奇案、名聲大噪的警局探案顧問神探羅非(白宇飾),成了鄰居和同事。開始兩個人性格不合,壹見面就成了“冤家”,卻在陰差陽錯下不得不壹起聯手破案 。
第1集
百樂門是娛樂場所,馬博遠駕車想去百樂門好好玩玩,妻子阮夢竹忽然出現了,擋在車頭前方不肯讓步。馬博遠急著去百樂門找樂子,失去了理智加大油門沖撞妻子。初出茅廬但戰鬥值超高的熱血女警探秦小曼終於到了上海,壹到上海就在房東汪太太的帶領下查看出租屋。汪太太為秦小曼準備了壹間發生過兇殺案的房間,秦小曼進屋後發現了地毯下面描繪屍體的圖案,汪太太以為秦小曼會生氣換房間,不料秦小曼像是撿到了寶壹樣雙眼放光,她猜測房間裏面曾經發生過命案,汪太太擔心租不出去房子,否認了秦小曼的猜測,秦小曼身為偵探最喜歡破案了,不介意房間發生兇殺案,當即與汪太太簽了約。秦小曼住進出租屋後寫信給姨媽報平安,對面房間忽然傳出了槍聲,職業習慣使得秦小曼敲響了傳出槍聲的房間,開門的男子外形邋遢,拒絕告訴秦小曼自己在房裏開槍原因。秦小曼計上心來決定翻陽臺溜進男子家裏,不料險些掉下樓。大難不死的秦小曼不敢再翻陽臺了,前往警局找探長求助,打算拿到搜查令進入神秘男子家裏。神秘男子忽然來警局報到,原來他是警局聘請的破案顧問羅非,斷案能力比普通偵探強了很多倍。對於自己在家裏開槍的原因,羅非解釋自己想射中對面的櫃子,以此印證自己的設想。羅非接手調查馬博遠報案的案件,馬博遠稱自己的妻子失蹤了,他報案的時候將妻子失蹤時的衣著打扮描述得壹清二楚,羅非僅憑這壹點就覺得馬博遠很可疑。秦小曼與羅非組成了調查小組,兩人前往馬博遠家裏查案,馬博遠家經濟條件壹般,馬母不給馬博遠跟羅非兩人談話,總是搶著答話。羅非察覺到馬母不對勁,想方設法支走了馬母。馬母擔心兒子馬博遠引起羅非懷疑,回房後打電話聯系吳律師,催促吳律師趕緊來馬家壹趟。馬博遠在羅非的追問下喝酒消愁,數落妻子的不是,正當他想說出妻子死亡真相,吳律師趕到馬家阻止他繼續說話。羅非與秦小曼被吳律師三言二語打發走了,羅非離開馬家之前發現院內停著壹輛汽車,他決定晚上再來馬家查個明白。秦小曼晚上跟隨羅非溜進馬家,對汽車進行檢查,找到了壹片斷指甲,以及少量頭發和壹把鐵鍬,羅非聯想到白天在小路上發現被替換的石渣,心裏已經有了結論。馬博遠駕車撞妻子當天,妻子阮夢竹扒在車窗不肯松手,不但不松手還企圖搶奪方向盤。混亂中,車禍發生了,馬博遠為了推卸害死妻子的責任,將已經死亡的妻子偷運進墓地裏面。馬博遠不知道羅非和秦小曼潛入馬家,深夜準備駕車出門,羅非與秦小曼趁機藏進了汽車的後備箱裏面。馬博遠渾然不知駕車離家出門,來到壹處墓地。

第2集
馬博遠駕車進入墓地,下車拿走了壹把鐵鍬。羅非與秦小曼從後備箱爬出來,兩人跟蹤馬博遠,發現馬博遠在挖壹座空墳。馬博遠挖空墳的時候發現了羅非與秦小曼,吃了壹驚趕緊掏出手槍,希望羅非睜只眼閉只眼網開壹面。馬博遠情緒激動否認自己殺死了人,秦小曼出奇不意偷襲馬博遠,雙方激烈扭打在壹起,馬博遠在混亂中逃之夭夭。在駕車逃跑過程中,馬博遠忽然看到了妻子的身影出現在車外,導致他分心走神險些出車禍。羅非與秦小曼在墳墓中找到了阮夢竹的屍體,兩人沒有交通工具,只能徒步離開墓地。羅非回家後進浴室洗澡,秦小曼忽然闖入浴室,無視羅非在洗澡,念讀警局寫的阮夢竹的屍檢報告。阮夢竹死於三天前,死因是頭部遭到車輪碾壓,馬博遠在案發之時將汽車棄於法租界,警方只發現了他遺棄的汽車,沒有發現他的人。秦小曼趁著羅非洗澡,參觀了羅非的房間,不參觀不知道,壹參觀才知道羅非是赫赫有名的神探,當年曾經活捉了名動壹時的犯罪組織頭目CAPTAIN。羅非洗完澡穿好衣服,無視開始崇拜他的秦小曼,而是想盡快抓到馬博遠。為了方便帶秦小曼去百樂門尋找馬博遠,羅非委托房東裝扮秦小曼,把秦小曼裝扮得漂亮動人。秦小曼經過打扮青春逼人,羅非打量秦小曼的時候,情不自禁想起了當年目睹穿著新衣的妹妹被CAPTAIN炸死。妹妹的死對羅非來說,已經是心中的壹塊無法治愈的傷疤。秦小曼跟隨羅非來到百樂門,兩人在壹個包間裏面找到了喝得爛醉如泥的馬博遠。兩人忽然出現嚇得馬博遠開了槍,秦小曼不懼馬博遠手裏的槍,親手將馬博遠扭送到警局。馬博遠在拒捕的時候開槍嚇跑了大廳的客人,影響惡劣,探長批評了羅非和秦小曼壹頓,命令秦小曼以後嚴格服從羅非。警局對馬博遠進行審訊,秦小曼把審訊結果交給不是正式警員的羅非閱讀,馬博遠否認自己殺了人,警方因為沒有找到馬博遠殺人證據,批準吳律師贖走了馬博遠。秦小曼冒著生命危險抓到了馬博遠,結果馬博遠只是做了筆錄就離開警局了,秦小曼窩了壹肚子火氣回到家裏,打擊沙包發泄心中的憤怒。羅非向秦小曼打聽警方審訊馬博遠的細節,馬博遠在壓死妻子阮夢竹的時候駕車意圖不合常理。羅非回想在壓死阮夢竹的小路上發現了推車,他在秦小曼的陪同下重返車禍現場,發現路邊的灌木叢出現了壹排腳印。經過分析推理,羅非恍然大悟,推斷出車禍發生的時候有人在路邊旁觀,造成車禍的人正是旁觀的人,此人在案發之時故意引誘馬博遠駕車躲避推車,汽車躲避推車的時候失去控制,撞向了馬博遠的妻子阮夢竹。整件車禍案是人為精心策劃,馬博遠和妻子都是受害者。

第3集
吳律師準備搬家,羅非和秦小曼上門拜訪吳律師,兩人得知吳律師準備調往南京。羅非猜到吳律師畏罪潛逃,計上心來向吳律師講了壹個故事,借說故事的機會解釋清楚了阮夢竹出車禍死亡原因。原來吳律師與阮夢竹有私情,阮夢竹嫁入馬家後得不到丈夫馬博遠的關愛,將感情轉移到了吳律師的身上。吳律師非常同情生活在水深火熱中的阮夢竹,決定想辦法救阮夢竹脫離苦海。阮夢竹在吳律師的指使下故意與馬博遠發生爭吵,吳律師提前準備了壹具屍體,假冒阮夢竹本人,在他的精心策劃下,馬博遠以為自己開車撞死了妻子阮夢竹。阮夢竹假死之後逃到南京,等待吳律師來南京。吳律師沒有料到羅非推理能力精準無比,心裏雖然有些慌張,但表面上扮出鎮靜的模樣,提醒羅非辦案不能只憑猜測,應該拿出真憑實據。羅非確實拿不出證明吳律師嫁禍馬博遠的證據,他只是推理出了阮夢竹假死的前因後果,如果真的找到了吳律師事先準備的屍體,新的問題就產生了:屍體又是從何而來?羅非在秦小曼的陪同下回到家裏,仔細回想案件經過,想了半天終於想明白了屍體來源。次日,羅非留了紙條給秦小曼,通知秦小曼十點鐘前趕到極司非爾路。秦小曼按照紙條的指引來到極司非爾路,正好看到吳律師準備坐車離去。探長也趕了過來,沒有給吳律師上車離去。羅非把眾人叫到房間裏面,公布了屍體的身份信息,死者叫阿香,曾是吳律師家的仆人。羅非當初到吳律師家的時候,阿香壹直盯著他的名片看,鄰居證實阿香不識字,但阿香卻對名片上的文字產生了濃厚的興趣,羅非據此推斷阿香可能是假冒的。吳律師見羅非已經查明壹切,無奈之下坦白交待自己嫁禍給馬博遠的經過。阮夢竹曾經有壹次打電話到吳律師家裏,吳律師接電話的時候被阿香聽到了,阿香得知吳律師與阮夢竹有染,心生貪念威脅吳律師,揚言要把吳律師和阮夢竹的奸情公之於眾。吳律師為了保守自己與阮夢竹的關系,情急之下失去了理智,殺死了阿香。阿香身材與阮夢竹有幾分相似,吳律師心中壹動,產生了用阿香頂替阮夢竹的想法,幫助阮夢竹假死離開丈夫馬博遠。真相大白,陷害馬博遠的黑手是吳律師,等待他的將是法律的治裁,在被警察抓走之時,他與阮夢竹道別。吳律師與阮夢竹雖然偷情,但倆人是真心相愛。相比之下,虐待妻子的馬博遠逍遙快活,沒有受到法律的公正審判。秦小曼悶悶不樂回到住處,意外破解了羅非做實驗的方法,與羅非進行討論。羅非為了模擬兇手作案經過,拖著秦小曼來到過道上。恰好房東帶房客來看租房,房客被羅非和秦小曼嚇跑了。

第4集
黃河發生重大洪澇災害,晉商會對外募捐賑災。韓薇薇加入了晉商會財務部,在財務組長陳向東的介紹下認識了同事們。晚上,韓薇薇下班獨自壹人在街上行走,不知為何,她感覺身後跟著人,當晚回到家裏,她被人殺害了,直到第二天才被鄰居發現屍體。秦小曼與羅非接到報案前往韓薇薇家裏,發現韓薇薇的嘴裏有狗毛,韓薇薇死於被陶制品襲擊,但作案現場沒有發現陶制品,或陶制品殘留的碎片。經過檢查,羅非推斷殺死韓薇薇的兇器是壹對泥娃娃玩偶,書桌上放著壹本被撕掉了最後壹頁的筆記本,羅非使用鉛筆對紙張塗抹,很快看清了紙上的壹串數字和壹個東字,這個東字應該是壹個人名,羅非推斷此人在晉商會就職,也許跟韓薇薇壹樣都是在財務部工作。垃圾桶裏面有被撕碎的相片合影,這說明相片裏面有兇手本人,兇手撕碎相片合影就是為了抹去自己跟韓薇薇認識的信息。案發之時,韓薇薇家裏養的狗沒有吠叫,這說明兇手和韓薇薇認識,經常來韓薇薇家,韓薇薇養的狗記得兇手,因此在兇手上門的時候沒有吠叫。羅非從頭壹二把案件分析得頭頭是道,秦小曼完全插不上嘴,只能聽羅非濤濤不絕推理案件經過。羅非帶領秦小曼去驗屍房,見好朋友本傑明。秦小曼不知道本傑明抵觸異性,客氣有禮與本傑明握手。本傑明硬起頭皮與秦小曼握了手,臉上露出壹絲羞澀。別看本傑明生得高大英俊,其實他出生極其淒慘。他的母親是妓女,三歲那年,他因為患了大病被母親拋棄,母親把他扔在了孤兒院門口。羅非向秦小曼講解完本傑明的身世,大大列列坐在解剖臺前吃牛排,故意謊稱自己吃的是人肉,直把秦小曼嚇得連連嘔吐。韓薇薇是晉商會的職工,晉商會背景強大,警方不敢對晉商會進行光明正大的調查,探長安排羅非與秦小曼秘密調查晉商會。兩人扮成夫妻去晉商會捐款,晉商會的職員壹眼認出了羅非,陳秘書把捐完款的羅非叫到辦公室,他聽過羅非的大名,希望羅非幫忙處理壹件事情。晉商會的會長收到了壹封死亡威脅信,羅非從陳秘書手裏接過死亡威脅信,壹眼看出手裏的死亡威脅信是假的,已經被人調包了。陳秘書拿出原信給羅非過目,原信是日本刺殺組織黑龍會送來的,這些信詭異的出現在封閉的辦公室裏面,沒有人看到有誰送信進入辦公室。秦小曼在財務室發現財務組長的名字帶了壹個東字,她計上心來與財務組長陳向東打招呼,陳向東否認自己認識韓薇薇。秦小曼懷疑陳向東涉嫌殺害韓薇薇,陳向東遞了壹個紙條給準備離去的秦小曼,紙條上寫著720900和壹個地址,這串數字正是韓薇薇筆記本中的那串數字,陳向東就算不是兇手,也應該是知情人,羅非決定安排秦小曼進壹步與陳向東來往。

第5集
羅非與秦小曼決定天黑的時候再去韓薇薇家搜查壹次,兩人意外發現韓薇薇的住處亮著燈,立即沖進屋內。兩個女子坐在屋內,兩人皆是申報記者,而且還是韓薇薇的同事。羅非問清楚兩個女子與韓薇薇的關系,猜測韓薇薇是壹名記者,為了曝光晉商會特大醜聞,韓薇薇壹個月前混進了晉商會任職,不料還未把真相公之於眾便遭了毒手。晉商會繼續進行募捐,警方為了保護會長的安全,特意調了壹些人手維持現場治安。本傑明也在警方的調動下趕來維持治安,湯會長上臺講話,還沒講幾句話遭到了槍擊,現場壹片大亂,百姓們嚇得壹哄而散。探長帶領警員們保護湯會長,秦小曼找到了兇手開冷槍的大樓,兇手在秦小曼進入大樓的時候已經撤走了,混進了人群裏面。秦小曼面對混亂的人群手足無措,無法在茫茫人海中揪出兇手。羅非曾經教過秦小曼劃分區域的辦法,秦小曼在緊急時刻靜下心冷靜分析兇手的位置,兇手與秦小曼開槍互射,秦小曼為了保護壹個小孩,錯過了抓住兇手的機會。保護湯會長的警察們與兇手展開槍戰,漸漸帶領湯會長接近了壹輛裝滿汽油的卡車。羅非意識到了不妙,不等他提醒警察們帶領湯會長遠離卡車,兇手開槍打中了卡車,裝在卡車裏面的汽油立時燃燒爆炸,陳向東被兇手擊中,躺在地上壹息尚存。秦小曼找到了陳向東,問起陳向東曾經寫過的壹串數字包含的含義,陳向東臨死之前說了“匯豐”兩個字便離開了人世。壹條鮮活的生命死在了眼前,秦小曼悲憤交加往兇手逃跑的方向追去,兩人進入了壹間地下室裏面,兇手控制住了秦小曼,向秦小曼透露了壹些秘密。陳向東是黑龍會的成員,因為背叛了黑龍會,他才遭到暗殺。兇手告訴秦小曼真相,決定殺掉秦小曼滅口,秦小曼自然不甘心坐以待斃,求生的本能使得她反應神速避開了兇手射出的子彈,兇手滅口失敗逃之夭夭,羅非趕了過來救走了秦小曼。秦小曼蘇醒過來,向羅非透露從兇手嘴裏聽到的陳向東的底細。盡管陳向東曾經為黑龍會賣命,但羅非認定陳向東沒有殺害韓薇薇,不是兇手,兇手另有其人。秦小曼回憶出了兇手的身高,羅非認定兇手殺害了韓薇薇。秦小曼穿的鞋子引起了羅非的註意,羅非立即去韓薇薇家裏調查,意外發現心裏顧問霍文斯也在場。羅非對霍文斯不太友好,秦小曼看得壹清二楚,但她沒有多管閑事。韓薇薇生前是個重度潔癖患者,但她家裏卻少了壹雙鞋子,這說明兇手行兇後拿走了鞋子,兇手無原無故拿走壹雙鞋子,說明鞋子對兇手來說極其重要。羅非思來想去,忽然產生了壹個想法,委托秦小曼找來近幾年的旅遊雜誌。
第6集
本傑明下班的時候留了壹個心眼,發現壹輛汽車停在警局門口,車主人行跡十分可疑。正當本傑明仔細觀察汽車的時候,車主人忽然掏出了手槍,眼看本傑明就要被車主人開槍射擊,壹名警察走了過來,車主人改而調轉槍口殺死了警察,得手之後駕車離去。秦小曼按照羅非的吩咐找來了近幾年的旅遊雜誌,羅非從其中壹本旅遊雜誌裏面找到了韓薇薇照片的原圖,原圖是壹張風景畫,沒有韓薇薇的男朋友。羅菲拿著原圖回家,在回家路上被殺手盯上了,急中生智藏進壹個角落裏面,秦小曼及時趕了過來,救走了羅非。羅非從秦小曼嘴裏得知陳向東生前說了“匯豐”兩個字,他猜測匯豐銀行壹定跟韓薇薇的案件有關,於是決定從匯豐銀行著手調查。經過調查,羅非發現韓薇薇用同事的名字申請了壹個保險櫃,陳向東生前提供的壹串數字就是打開保險櫃的密碼,保險櫃裏面放了很多賬本,這些賬本使用了假名字記錄了壹筆筆貪汙款,羅非查看完賬本記錄,推斷貪汙巨款的人是湯會長身邊的秘書陳漢良。為了證實自己的推斷,羅非召集捐款當天的人,重現當天案發時的情景。羅非當眾指認陳漢良收買了殺手行兇,霍文斯協助羅非對陳漢良展開盤問,陳漢良底細敗露正準備招認,有人忽然向場內開了冷槍。陳漢良中槍倒在地上,臨死前爬向湯太太,向湯太太表達愧疚,湯太太觸景生情流下了眼淚。警方追蹤兇手,將目標鎖定在了壹個叫鄭義雄的退伍軍人身上。鄭義雄是殘疾人,坐著輪椅行動不便。羅非與警方覺得鄭義雄沒有作案能力,壹行人離去之後,羅非忽然回過神來,意識到鄭義雄是假裝殘疾,於是帶領警察原路返回。鄭義雄與警方展開激烈槍戰,在警方的追趕下逃之夭夭,羅非為了保護秦小曼,受了輕傷,他為了逼鄭義雄現身,在報紙上散布假消息,陷害鄭義雄打著黑龍會的名號做壞事。鄭義雄被黑龍會的人抓到,被扭送到了警局門口。面對警方盤問,他始終不肯招供,盡管他拒絕招供,羅非斷定他就是殺死韓薇薇和陳向東的兇手。本來案情取得了突破,不料鄭義雄服毒自殺了,案情又壹次陷入到了僵局中。湯太太去墓地給陳漢良和鄭義雄上墳,選擇先給鄭義雄上墳,引起了羅非的註意。湯太太當初引誘陳漢良做假賬,私自挪用了晉商會募捐得到的賑災款項,為了隱瞞自己犯下的罪行,她向陳漢良介紹了鄭義雄,由鄭義雄暗殺企圖調查晉商會的韓薇薇。韓薇薇的死已經查清楚了,兇手是鄭義雄。但還有壹個疑點讓羅非百思不解,在韓薇薇遇害後,有人送了死亡威脅信去晉商會辦公室,送信的人到底是誰,有什麽目的,羅非壹直沒有查出來。

第7集
壹陣鋼琴聲從肖老師的房間傳了出來,小鹿跟隨鋼琴聲來到了肖老師房間門口,彈奏鋼琴的人似乎知道有人來了,立即停止了彈奏鋼琴。小鹿進入房間,發現肖老師躺在地上,房間裏面沒有其它人,肖老師已經死亡多時。羅非與秦小曼分析 肖老師死亡案,推斷小鹿是否存在說謊行為,在討論案情的時候,秦小曼在羅非的指示下收拾房間,兩人壹不小心絆倒在了床上,臉貼臉氣氛尷尬,正當兩人不知所措,小鹿忽然進入房間。小鹿聽說過羅非的大名,有意考驗羅非的推理能力,羅非通過了小鹿考驗,解開了密碼鎖。小鹿見羅非果然名不虛傳,這才向羅非講述肖朗離奇去世的經過。醫生對肖朗進行了屍檢,判定肖朗死於突發心臟病。盡管醫生的診斷應該不會出錯,但小鹿還是覺得肖朗的死不簡單,希望羅非出手破案。羅非對任何案件都感興趣,自然不會拒絕小鹿的求助。小鹿帶羅非到肖朗生前住的別墅拿樂譜,別墅裏面有許多人,這些人是肖朗的朋友,眾人自發的來別墅紀念肖朗。樂譜放在二樓,羅非在小鹿的帶領下上二樓拿樂譜,小鹿發現有人動過樂譜,頓時產生了不解。羅非發現書櫃上有幾卷膠布,心裏產生了疑惑。不等羅非想個明白,樓下傳來了吵架聲,幾個樂團成員為了演奏的事情吵得不可開交。羅非下樓遇到記者朋友曾帥,向曾帥了解肖朗生前的交友圈,經過了解,他才發現在別墅裏面的人個個不是善類,每個人都有可能對肖朗起過殺意。二樓忽然傳來了小提琴版本的《彼岸花》,羅非三人立時感到不妙,趕緊拔腿沖上二樓,可是三人還是晚了壹步,關爾死在了自己的房間裏面。警方趕來收走了關爾的遺體,羅非為了查出關爾和肖朗的死因,向探長提議扣押別墅內的所有人,對每個人進行審問。別墅裏面的人都是有頭有臉的上流人物,探長不敢得罪眾人,沒有答應羅非的請求。羅非離開別墅,帶領小鹿回到家裏,與秦小曼討論案件,小鹿曾經看過壹本講述用音樂控制毒蛇殺人的書,肖朗與關爾遇害的時候正好也有音樂響起,兇手很有可能就是使用了音樂控制毒蛇作案。羅非抱著試壹試的想法,親自演奏了《彼岸花》進行實驗,壹曲演畢,沒有發生任何事。本傑明對關爾的屍體進行檢查,關爾死時露出幸福的笑容,眼角滲出了淚水。本傑明忽然想起了壹種新型毒品,這種新型毒品可以讓人臨死之時產生跟關爾壹樣的死狀,羅非委托秦小曼采集肖朗的血液樣本,果然在血液中發現了本傑明提到的毒品。羅非重返肖朗遇害的房間,經過分析,他猜測死者死前沒有彈奏樂曲,而是使用唱片播放樂曲。但房間裏面沒有播放樂曲的唱片,小鹿壹番尋找,找到了壹個樂譜箱,羅非從樂譜箱裏面發現了很多《彼岸花》樂譜。樂譜箱裏面還有壹個暗格,暗格內有不明粉末。

第8集
肖朗生前不給別人碰他的樂譜箱,包括小鹿也從沒有接觸過樂譜箱,羅非查看了關爾的小提琴箱,發現了藏在暗格內的粉末。秦小曼跟隨羅非去圖書館查閱資料,查到每當樂團到壹個地方演出,該地就會出現毒品。羅非仔細壹分析,推斷出肖朗所在的樂團秘密販毒,樂團成員利用演出的機會到處販毒,名為演出,實是從事犯罪行為。小鹿跟隨秦小曼和羅非回家,三人繼續討論案件。小鹿曾經讀過壹本間碟小說,很多毒販為了掩蓋販毒信息,把信息加入到音樂中,達到掩人耳目的目的。不是內行無法從音樂中找到毒品信息,小鹿猜測《彼岸花》就在傳遞跟毒品有關的信息。羅非曾經發現樂譜裏面有許多奇怪的段落,這說明樂譜確實有問題,藏在樂譜中的錯音就是打開保險箱的密碼,只要找到保險箱,壹切真相大白。為了引出幕後黑手,羅非故意讓小鹿把彼岸花的樂譜扔進土內,跟關爾壹起下葬。鄭東果然上了當,晚上挖出了樂譜,前往車路士飯店找到了保險櫃,打開保險櫃拿出了壹張相片。小鹿藏在暗處跟蹤鄭東,壹不小心撞倒了花瓶,鄭東聽到異響扔下照片逃跑,小鹿未能追到鄭東。秦小曼在查閱資料的時候發現了夏露娜的死亡方式與肖朗等人如出壹轍,館長向秦小曼透露了夏露娜的住所,秦小曼找到夏露娜住所的時候遇到了羅非。正當她與羅非交談的時候,屋內傳出了《彼岸花》的聲音,她立即與羅非沖進了屋內,鄭東已經死在了椅子上。鄭東遇害的時候門窗緊閉,如果兇手作案逃跑的話,不可能還有心思順手關閉門窗,秦小曼據此懷疑兇手還沒有逃離作案現場,於是在羅非的陪同下搜查房間,但沒有找到兇手。樂隊成員國榮進入房間,冷不丁發現死在房間裏面的鄭東,嚇得魂不附體。秦小曼本想審問國榮,但國榮拒不配合逃之夭夭。羅非決定拿走音樂盒分析案件,有人趁機從窗戶逃了出去。秦小曼之前的分析是對的,兇手還沒有逃離作案現場,只是之前羅非與秦小曼沒有發現藏在房間裏面的兇手。音樂盒裏面有壹個膠卷,經過沖洗顯現出了樂隊五人販毒的相片。第五個人正是管家曹叔,秦小曼尋找國榮的時候發現對方遇害了,她察覺到曹叔不對勁,被曹叔搶先壹步打暈。等到她蘇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被綁在椅子上。曹叔承認自己誤殺了國榮,否認自己殺害了其它人。正當曹叔準備殺掉秦小曼,羅非趕了過來,拿出相片給曹叔看。曹叔坦言當年自己與肖朗分毒品,湊巧被肖朗的女友夏露娜撞見,肖朗因為事情敗露想跟夏露娜分手,夏露娜趁機向他索要壹筆分手費。如果他不給分手費,他販毒的秘密就會被夏露娜公之於眾。

第9集
夏露娜最後雖然得到了錢,但肖朗壹行人並不放心,而是逼夏露娜交出底片。肖朗壹行人在夏露娜家裏翻箱倒櫃尋找底片,意外發現夏露娜有個妹妹準備出國留學,於是趁機劫持了夏露娜的妹妹,逼夏露娜交出底片。夏露娜不肯屈服拼命反抗,被肖朗壹行人註射了毒品壹命嗚呼。羅非向曹叔打探毒品來源,曹叔證實毒品壹直由captain提供。Captain神龍見首不見尾,從來不輕易露面,每次都是用樂譜與肖朗聯絡。曹叔向羅非講述完肖朗壹行人的背景後,趁著羅非不註意,腳底抹油溜了。羅非豈會輕易放過曹叔,拔腿向曹叔追了過去,兩人在劇場裏面發生了博鬥,眼看羅非就要從二樓欄桿掉下來,小鹿及時出現,伸手推了壹下曹叔,把曹叔從二樓推了下去。羅非為此獲救,曹叔墜樓當場死亡。他這壹死,販毒團夥所有成員宣告全部死亡,案子就無從查起了。小鹿是為了救羅非失手殺死了曹叔,警方沒有追究小鹿的法律責任。羅非回家研究案情,他忽然想到了密室殺人的手法,立即帶領秦小曼與小鹿重返肖朗家裏。羅非推斷肖朗為首的幾個樂隊受害者其實早就死了,案發之時傳出的樂曲是留聲機放出來的,放在留聲機上的唱片不翼而飛,是因為兇手設了壹個機關,羅非重新還原了兇手設計的機關,重新演示了壹遍唱片播放歌曲後消失的原因。羅非其實早就懷疑小鹿是殺害肖朗等人的兇手,他計上心來引誘小鹿露出底細,當場指證小鹿是兇手。小鹿見自己的底細被羅非發現了,只好交待自己是夏露娜的妹妹。當年因為小鹿長得很秀氣很像女孩子,姐姐夏露娜把他打扮成女孩子,當年肖朗壹行人闖入小鹿家裏,小鹿藏在房間裏面,親眼目睹姐姐死在了肖朗壹行人的手裏。仇恨的種子在他心裏生根發芽,他長大成人後決定為姐姐夏露娜報仇雪恨。在接近了肖朗壹行人後,小鹿意外得知姐姐的死與captain有關,於是暗中調查captain。肖朗發現了小鹿的底細,想殺死小鹿滅口,反被小鹿殺死。小鹿無法找到captain,於是決定利用羅非的偵探頭腦破解密碼,事先截獲肖朗壹行人的毒品,引誘captain現身。秦小曼聽完小鹿交待的犯罪經過,決定依法逮捕小鹿。羅非證實captain已經坐牢了,他為了讓小鹿死心,帶領小鹿去監獄看望captain。多年以前,羅非協助警方抓獲了captain為首的犯罪份子。Captain當年因為腦部中槍成了白癡,小鹿在監獄裏面看到了老態龍鐘目光呆滯的captain,放棄了報仇念頭投案自首。羅非目睹小鹿坐上警車離去,忽然發現警車有問題,趕緊在秦小曼的陪同下追上警車,可是已經晚了,小鹿死在了警車上,他的身邊寫了captain的名字。羅非看著captain的姓名陷入到了深思中,漸漸意識到監獄裏面的captain有可能是在裝瘋賣傻。

第10集
羅非懷疑captain裝瘋賣傻,在跟本傑明打桌球的時候,他提起了坐牢多年的captain,猜測captain其實早就康復了,故意裝瘋賣傻混肴視聽,暗中秘密控制著壹個組織。霍文斯與本傑明不認同羅非的觀點,兩人壹致認定captain不可能康復。羅非產生了壹個大膽的想法,captain當初其實根本沒有癡呆,壹直頭腦清醒。霍文斯覺得羅非的推斷有壹定的道理,於是去監獄為captain進行了細致的檢查,然而壹無所獲,檢查結果顯示captain的智力低於普通人。羅非依然不相信霍斯文的檢查結果,打算硬闖監獄,拆穿captain的底細,獄警卻不肯放行,攔住了羅非。秦小曼得知有女人死在房間裏面,立即向探長匯報案情。探長與羅非正在下棋,他與羅非打賭,如果他下棋贏了羅非,羅非就得幫他偵破不久前大使夫人珠寶失竊案。羅非接受了探長的賭約,棋藝精湛打敗了探長,探長出爾反爾不認賬,死皮賴臉要求羅非幫忙調查大使夫人珠寶失竊案。羅非認定盜竊珠寶的不是人,而是訓練有素的鸚鵡。探長在羅非的提醒下恍然大悟,立即派人去調查在珠寶失竊案發生的時候出現的馬戲團。秦小曼向探長匯報無名女屍案,探長派了葉常青負責此案,秦小曼本以為自己可以負責此案,由於案件落到了葉常青的手裏,秦小曼向探長表達強烈不滿。探長告訴秦小曼原因,案發地點在四馬路,煙花之地,不適合女性警探前去破案。秦小曼天不怕地不怕,不在乎案發地點是什麽環境,依然想參與破案。羅非從秦小曼嘴裏聽說了四馬路發生了兇殺案,立即與秦小曼趕往兇案現場。葉常青在兇案現場分析案情,認定兇案屬於壹起入室盜竊殺人案。羅非趕了過來,否定了葉常青的觀點,如果真是入室盜竊案,兇手不可能對房間裏面的錢財視而不見,行了兇後竟然不卷走房間裏面的錢財。葉常青被羅非拆了臺,臉上無光與羅非爭論,越爭越離譜。無奈之下只好把羅非拉到壹邊,希望羅非給點面子。羅非向葉常青提出參與破案,案件告破後的功勞歸葉常青。葉常青看中利益,求之不得與羅非壹拍即合。死者叫王太太,案發前壹天,有壹個男人進入王太太訂的客房,幾分鐘後男人離去,不久後清潔大媽發現了死在客房裏面的王太太。羅非檢查王太太身穿的旗袍,從王太太隨身佩戴的手飾來看,她顯然沒有錢買價格昂貴的旗袍。羅非在秦小曼的陪同下找王老板問話,向王老板報上王太太的死訊,讓王老板到警局認屍。王太太生前喜歡打麻將,李太太是王太太的牌友。羅非從李太太嘴裏得知王太太平時待人和善,王先生恰恰相反,因為自己沒能力賺錢,經常喝酒毒打王太太,還揚言殺死王太太。本傑明對王太太進行屍檢,王太太死前服用過壹種妓女使用的廉價避孕藥,這說明王太太這些年做暗娼陪客賺錢。葉常青把屍檢結果告訴給王老板,懷疑王老板得知王太太做暗娼,壹怒之下將其殺害......

亞藝視DVD專賣店 ,電視DVD在線購買 ,電影DVD在線購買 ,電視劇線上看 ,2019大陸劇推薦 ,陸劇DVD線上看 ,2019卡通動漫在線觀看 ,大台北DVD專賣 ,dvd影片專賣店 ,亞藝視影音DVD購物網 ,美劇dvd線上看 ,高清DVD專賣店 ,韓劇dvd專賣店 ,2019日劇dvd線上看日劇DVD在線購買2019港劇線上看 ,購買DVD港劇 ,2019台劇線上看 ,2019歐美劇線上看 ,美劇DVD在線購買購買DVD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