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影視資訊

我們這一天第三季電視劇_同一生日下第三季劇情介紹_美劇DVD電視劇

發布時間: 2019-04-15         閱讀:  23  次  

第1集
日子壹天天過去,每個家庭都迎來了新生活。年輕的傑克來到酒吧,看見舞臺上唱歌的麗貝卡,壹見鐘情卻身無分文的傑克向朋友借了四美元,加上自己兜裏的五美元,他想用著九美元和心儀的女生度過難忘的壹晚。他花了五美元買了兩張狂歡節的門票,又花了兩美元買了壹杯熱牛奶和糖蘋果。這時天公不作美,只剩兩美元的傑克沒有為麗貝卡買雨傘,麗貝卡有點不開心,傑克邀請她玩遊戲她也拒絕了。這次的約會不是很成功,兩人分別時,傑克向麗貝卡坦白,今晚他身上只有九美元,前面門票和小吃就花了五美元,他沒錢買雨傘了,因為他還想用剩下的這兩美元讓麗貝卡度過壹個難忘的夜晚,可是沒有成功。麗貝卡接受了他的坦白,也接受了他的愛意,臨別時輕輕壹吻,還把衣服落在了傑克的車上。托比和凱特壹直想要壹個孩子,但發現總是不成功,於是他們去了醫院,發現因為托比壹直在服用抗抑郁的藥物,凱特有多囊卵巢綜合癥,所以兩人很大的概率無法生育,而之前的懷孕是因為僥幸。於是兩人決定嘗試試管嬰兒,但醫生因為凱特體重原因而拒絕了她的請求。凱特只能傷心離開,喪喪地去參加朋友麥迪遜為自己舉辦的生日派對。生日派對上,凱特將自己的許的願望說了出來——她想要壹個孩子,她告訴了大家,但她知道這個願望無法實現了。回家後,托比壹直安慰凱特,凱特也看開了。這時醫生給凱特打電話邀請她面談,原來醫生回心轉意,決定幫助凱特做試管嬰兒,滿足她當母親的願望,凱特聽了很激動,而托比為了凱特懷孕率高,默默倒掉了抗抑郁的藥。另壹邊,蘭德爾的家人也在為他準備著38歲的生日派對。之前黛佳的母親自願放棄了對黛佳的監護權,黛佳壹直住在在蘭德爾家裏,和兩個孩子壹起為蘭德爾慶生,但心裏並不開心。蘭德爾希望正式收養黛佳,但黛佳覺得他倆並不相似,所以拒絕了他的請求。回到家的黛佳,趁著大家沒註意,翻窗去尋找她的生父。心思細膩的貝絲發現自己的表妹佐伊和凱文搞在了壹起。這個生日派對凱文也會來,她想當面戳穿兩人的欲蓋彌彰。但蘭德爾希望生日派對能安全度過,不要公開這件事情,貝絲原本答應了他,但在見到佐伊和凱文時,還是忍不住戳穿了他們已經上過床的事實。然後貝絲斥責了表妹,又斥責了凱文,壹家人搞得很不開心。貝絲單獨和凱文聊了壹會兒,她告訴凱文自己不想他和表妹走在壹起,是因為表妹佐伊以前的生活經歷很復雜,凱文並不是她的對手。雖然貝絲平時看不慣凱文,但她確實是愛他的,不想他在愛情中受到傷害。找到生父的黛佳,並不是希望對方收留自己,而是告訴他自己現在過得有多好,有壹個家庭對她特別上心。她向生父要了壹個東西——壹雙耐克鞋子。黛佳回到了蘭德爾家,將這雙鞋子和壹份簽了字的收養文件放在他面前,告訴他生日快樂。

第2集
傑克去世後,房子也被燒毀了,麗貝卡決定帶孩子們換壹個住的地方,這時蘭德爾收到了霍華德大學的錄取通知書,這讓麗貝卡很開心,但凱特的音樂大學卻壹直沒有消息。原來因為父親過世,凱特放棄了自己的音樂夢,凱文也整日用酒精麻痹自己。蘭德爾看見母親並沒法管好三個孩子,於是他決定放棄霍華德大學,在家附近找壹所大學讀書。凱文邀請了家人們參加自己的第壹個首映禮,在和佐伊的戀情公開後,他還想讓佐伊來參加自己的首映式,但佐伊覺得兩人的關系最好怎麽輕松怎麽來,希望凱文對兩人的關系不要太認真。凱文聽後放棄了邀請,佐伊也決定獨自出差去工作。凱特為了不讓母親擔心,決定先不告訴她自己要做試管嬰兒。而托比因為停止吃抗抑郁的藥,也出現了頭暈惡心等不良反應,但他也打算向凱特隱瞞。當麗貝卡和米格爾來到他們家時,不小心在冰箱裏看到了註射器,這才知道凱特正冒著很大的風險嘗試試管嬰兒。壹行人還是如約去參加凱文的首映式,但麗貝卡壹直不放心凱特進行試管嬰兒,她告訴凱特取卵手術對於她這種體型的人特別危險,但凱特還是堅持想要孩子。在首映禮之前,托比看見凱特和麗貝卡爭執,突然激動地告訴嶽母這是凱特和自己的事,然後告訴凱特自己想獨自出去散散心。首映禮快開始了,但托比還是沒有回來,凱特需要打激素針,最後麗貝卡決定幫她打。兩人心平氣和地溝通了,麗貝卡說她只是不想讓自己的女兒處於危險境地,這樣她會感到很愧疚,凱特得知母親是因為愛自己,所以才赤裸裸地說她的體型不適合做試管嬰兒,也就釋然了,但她仍想為自己和托比的孩子而努力壹下。蘭德爾為了讓黛佳生活愉快,決定帶她認識活動中心裏同齡的朋友,活動中心在他買下的那棟樓裏,樓裏有個負責人叫琪琪,是蘭德爾生父的鄰居的女兒,她讓蘭德爾和生父以及這棟老樓有著微妙切無法割舍的聯系。琪琪告訴蘭德爾這棟樓的水管早就破裂了,還沖出了壹個大洞,蘭德爾對這棟樓很上心,不嫌麻煩地找到了街區議員,想讓對方派維修隊來看看。但到了晚上,維修隊的人還是沒有來,蘭德爾看見社區門口的燈壞了,也親自去換了燈泡。臨走前,琪琪說他確實很像他的生父,但他與這個社區的人並不是壹類人。因為蘭德爾每次來到活動中心,只會看這裏缺少什麽或者哪裏壞了,並不會坐下來和這裏的人認真聊天,他只看到了社區的問題,並沒有想融入到社區裏。琪琪的這段話讓蘭德爾感到無所適從又不知怎麽改變。凱文的首映禮終於開始了,蘭德爾和貝絲也趕來了,他們得知了凱特想做試管嬰兒,於是表示了支持。而佐伊雖然沒有到現場,卻壹直在網上關註著凱文的動向,最後還發短信讓凱文來機場接自己。

第3集
麗貝卡看見了前男友出現在家門口,原來他是想挽回和麗貝卡之間的愛情,他還邀請麗貝卡壹同去紐約生活,麗貝卡有點猶豫。開車前來的傑克看到了這壹幕,知道自己沒有希望了,就回家,想帶著母親遠離暴力的父親。當麗貝卡去超市買東西時,遇見了傑克和他母親,麗貝卡告訴傑克自己要去紐約了,傑克雖然不舍,但還是只有祝福。當麗貝卡和前男友的母親交談後,發現其實自己心裏更愛的是那個只見過壹面的傑克,最後她跟隨自己的內心,拒絕了前男友的邀請,來到了傑克身邊。她告訴傑克自己和前男友的故事翻篇了,現在只想跟他開車去洛杉磯兜風,傑克很樂意奉陪。凱文的首映禮結束後,蘭德爾和凱特交談了壹會兒,他擔心凱特取卵失敗有生命危險,提議讓凱特去領養壹個,凱特聽後很生氣,她想有壹個有著自己和托比基因的孩子。貝絲得知凱特和丈夫交流不歡而散,希望丈夫去跟凱特道歉。蘭德爾在兄妹面前不善言辭,但最後還是趕了最快的飛機,來到馬上做取卵手術的凱特身邊。托比和蘭德爾在手術室門口焦急等待著,凱特在手術室裏進行著取卵手術。昏迷中,凱特看到了曾經的自己,那個在父親去世後暴飲暴食的青年凱特,以及擁有父親完美愛的小凱特。青年凱特讓她放棄取卵,說她不配擁有孩子。凱特雖然有點受挫,但還是忍住了難過。凱特還看見了父親,父親為她們三個買了小蛋糕,青年凱特讓凱特留在這裏,還說這裏有父親陪伴。此時現實中凱特的手術已經做完了,但壹直昏迷不醒,夢裏凱特雖然看見了父親很開心,但她更希望有自己的孩子,她抵擋了誘惑,從美夢中蘇醒了過來,看見床邊陪伴著她的,除了托比還有弟弟蘭德爾。這次凱特取卵手術很成功,醫生告訴他們取了8個卵子,凱特很開心,把這件事寫了下來。凱文在首映禮後接受了壹個名記者的采訪,當對方詢問他關於父親去越南作戰的事情時,他才意識到自己對父親曾經的事情知之甚少。為了了解父親的過去,他在佐伊的鼓勵下,寫了壹封信給父親曾經的老戰友,希望對方盡可能多的地告訴他關於父親以前的故事。蘭德爾回家後,發現議員根本沒有派維修隊去社區修理水管,他覺得議員身在其位不謀其政,於是他想和他競爭街區議員,他將這件事告訴給了妻子貝絲,等他說完他才知道,郁郁寡歡的貝絲今天被老板炒魷魚了。

第4集
1948年10月18號,傑克母親懷孕臨盆,生下了傑克的弟弟尼克。那時傑克的父親還沒有酗酒,和母親是非常恩愛的壹對夫妻。父親還教導傑克,讓他好好照顧尼克,這是他身為哥哥的責任。那時的傑克雖然小,但父親的這句話他記了壹輩子。七年後,尼克漸漸長大,因為近視帶上了眼鏡,這時的尼克很書生氣,但他內心卻很強大,總想變成超級英雄去保護自己愛的人,而現實中他總是被哥哥傑克保護著。這時的父親因為賭博酗酒,導致家庭很不和睦。父親還常常毆打母親,兩個兒子對父親的態度也漸漸發生了變化。當父親酒後想傷害母親時,傑克和尼克都會站出來保護母親,這對兄弟之間的感情也越來越堅定。1970年的春天,越南戰場已經打了很久了,成年的尼克有可能被選入當兵的隊伍。抽簽征兵的那晚是傑克陪著尼克的,酒吧裏傑克安慰尼克,幸運的他壹定不會被選中的。可是怕什麽來什麽,電視機裏的直播抽簽,大聲地叫出了尼克的生日——十月十八日。傑克送尼克去征兵站,壹路上尼克都悶悶不樂地,他不知道自己未來如何,也不知道能否再見到家人,這讓他很傷感。傑克也很不舍尼克,但他知道這並不能改變什麽。路上,兩人在賓館休息了壹天,傑克醒來時卻發現尼克已經不見了,原來他決定獨自前往征兵站。臨走前他給哥哥留了封信,說謝謝妳曾經保護我,現在換我去拯救世界了。距尼克征兵已經過了十四個月了,家裏收到了尼克的書信。尼克在信裏說自己被上級處分了,還感覺生無可戀,字裏行間裏充滿了絕望。母親看了信後很傷心。傑克為了保護弟弟,決定隱瞞自己的身體狀況去當兵,所以他也來到了越南戰場,接受了殘酷戰爭的洗禮。參軍的傑克並沒有馬上見到弟弟,他獨自在軍營裏奮鬥,通過努力漸漸升為了中士。壹次任務,他率領自己的小隊探查敵情,結果被敵人偷襲,小隊成員壹死壹傷。上級為了體恤他們,派給了他們壹個輕松的任務。傑克也乘機向上級申請去附近不遠的軍區看望自己的弟弟,終於,傑克在離家很遠的越南看見了兩年未見的弟弟。如今的弟弟已經沒有了當年的書生氣,他皮膚黝黑,留著板寸,看起來變化很大。

第5集
托比小時候就是在父母的爭吵中度過的,他要保護弟弟他還有很多想法,但他壹直處於壓制的狀態,所以他後來患有抑郁癥。長期服用藥物的他為了讓凱特順利懷上孩子,便停止了用藥,而這壹切凱特都還不知道。當凱特在嘗試試管嬰兒時,托比想找藥店拿藥重新開始抗抑郁。藥店為了安全不給他私自拿藥。凱特為了賺生活費去別人生日會上唱歌,結束後回家接到醫生的電話,得知試管嬰兒前期很成功,自己懷上了。她將這個消息分享給剛回家的托比,卻發現托比喪喪地,這時她才得知托比已經很久沒有服用抗抑郁的藥了。凱文和女朋友佐伊開車去拜訪父親曾經的戰友,佐伊和凱文雖然在談戀愛,但佐伊發現白人和黑人之間確實有壹些無法溝通的問題。比如商店裏的售貨員對自己報以種族歧視的眼光,凱文沒懂。比如自己要睡絲綢枕套,凱文也不懂。但最後凱文還是很暖心地叫酒店客服為佐伊找了絲綢枕套,這讓佐伊很暖心,決定和凱文認真地走下去。而這次關於父親的拜訪,凱文並沒有了解太多,因為這位戰友因為受傷提前回國了,對父親的故事也知之甚少。但老戰友給了凱文壹張照片,照片上是傑克和壹個亞裔女人,這個女人脖子上掛了壹個項鏈,就是後來父親送給自己的項鏈。蘭德爾要去街區說服居民為自己投票,貝絲要去新公司面試,貝絲希望蘭德爾在發言時不要哭鼻子,最後兩人都鬥誌昂揚地出發了。當蘭德爾給居民們送上免費餐食後,開始了自己的演講。他希望大家在選議員時投自己壹票,自己壹定好好服務街區。可是居民們很不買賬,告訴他現在的議員和他們感情很深,這讓演講失敗的蘭德爾感到尷尬。面試結束的貝絲趕來安慰蘭德爾,鼓勵地說至少他這次沒哭鼻子,蘭德爾想想也是,可他不知道,壹向堅強的貝絲卻在面試時沒克制住地哭了。傑克去世後,麗貝卡照顧著三個孩子,家裏電冰箱壞了沒人修,除了蘭德爾在生活上能幫上麗貝卡之外,其他兩個孩子都喪喪地沈浸在自己的世界裏,麗貝卡也沒法照顧所有人的情緒。這時傑克生前的好朋友米格爾來了,米格爾為她搬了壹臺舊鋼琴,想讓他們壹家有家的感覺。還幫他們修冰箱,這讓麗貝卡非常感激同時又有點尷尬。米格爾安慰參加同學聚會卻被歧視的蘭德爾,把醉醺醺的凱文帶回家照顧。他幫麗貝卡分擔了很多事情,麗貝卡對他表示感激,同時又告訴他不需要這麽做的。米格爾想到以前傑克偶爾和自己聊到死亡這個事情,當時傑克跟他說,如果自己哪天出車禍了,希望米格爾幫自己照顧家人。因為這句話,也因為米格爾內心深處對麗貝卡的愛意,他忍住孩子們對他的無視,默默為麗貝卡分擔生活的煩惱。
第6集
凱特打電話告訴媽媽和兩個哥哥自己懷孕的消息,同時也說了托比現在抑郁癥犯了。這對親人們來說是壹個好消息和壹個壞消息,但對於凱特來說卻是兩個生活壓力。看著躺在床上的托比,她不知道該怎麽安慰抑郁癥犯了的老公,也不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麽,而現在懷孕的她應該保持心情愉快,但她卻快樂不起來。她想讓托比出去走走,跟著自己去遛狗,但托比拒絕了她,她只能自己帶著寵物出門。托比知道自己現在不太好,但他控制不了自己,他擔心凱特最後會離開自己,擔心自己會孤獨終老。凱特告訴他,自己永遠不會離開他的,同時也希望托比振作起來。貝絲給很多公司投遞了簡歷,卻沒有壹個公司給她回消息,待在家裏的她焦躁不安。這時孩子們參加了個義賣活動,為了轉移註意力,貝絲和孩子們壹起出去賣活動餅幹。可是當她們來到活動點時,好位置都被別人占了,她們占的地方無人光顧,而最後好不容易有了來了卻因為貝絲忘記帶刷卡機而無法付賬,孩子們埋怨媽媽,壹直壓抑的貝絲也對著孩子吼了起來。回到家的貝絲知道自己不該對著孩子大吼大叫,她準備道歉時,黛佳反而過來安慰貝絲,讓她把自己不開心的事情跟蘭德爾說壹下,畢竟他們是夫妻,兩個人在壹起總會有解決的辦法。這天的蘭德爾很忙碌,為了讓費城社區的人認可自己,他壹大早就去社區教堂參加禮拜,他覺得自己只要融入到社區人群中,他們終有壹天會接納自己。可是在教堂裏,現任的議員所羅門卻當眾介紹他,還說他是外來的客人,這讓蘭德爾感到難堪。蘭德爾發現,在擁護所羅門的群體中拉選票是不可能的,他把目光轉向旁邊的韓國城,韓國城裏大部分是韓國移民,這些人很喜歡凱文演的"奶爸",所以蘭德爾找凱文來幫助自己拉選票。在登記選民時,蘭德爾的壹番慷慨陳詞感動了很多人,甚至有個叫在元(約翰)的韓國移民想當蘭德爾的競選經理,這讓蘭德爾很開心並同意了。當他回家把這件事告訴給貝絲時,貝絲也跟他說自己失業了。這時蘭德爾希望她加入自己競爭議員的團隊裏,貝絲最終答應了。凱文壹直想尋找和父親合影的那個女人的信息,但他不知從哪開始。女朋友勸他放棄,但他看見蘭德爾這麽努力地競選議員時,他也想堅持自己想做的事情。於是他辦了去越南的簽證,想去哪裏尋找父親曾經的故事,最後,他的女朋友佐伊也答應陪他去了。其實凱文小時候並不怎麽詢問關於父親在越南的故事,他只會和蘭德爾打鬧玩耍,總是把蘭德爾打倒在地,為此蘭德爾還撒謊讓父親教自己拳擊。那時候麗貝卡不想家裏人太暴力,傑克瞞著麗貝卡去拳擊館和真人打拳擊,鼻青臉腫的他回到家被妻子看見,斥責了壹頓。後來麗貝卡發現,傑克打拳擊只是想釋放自己心裏的壓力,於是她同意了,也買了和護臉的面具,希望傑克照顧好自己。麗貝卡還讓老公教自己拳擊,壹家人也坐在電視劇面前饒有興趣地看拳擊比賽,那時的生活真美好。

第7集
僅僅認識了壹周,傑克開著車和麗貝卡來了場說走就走的旅行,前往三千多公裏外的洛杉磯,追尋歌唱夢想。隨著裏程數的增加,二人的感情也慢慢升溫。可麗貝卡發現,傑克時常會做噩夢,在睡夢中顫抖。每每提到這事,傑克就刻意回避,不願談在越南經歷。長途跋涉到了好朋友妮可家,裏面高朋滿座,音樂繞梁。此時發生了件小意外,壹聲突如其來的開香檳聲讓傑克緊張的蹲伏在地板上,看來越南的經歷在他心裏留下了無法愈合的創傷。晚上,在客房裏,麗貝卡很擔心傑克。傑克明白麗貝卡的好意,但他不想把生命中最黑暗的部分卷進自己與麗貝卡的關系之中。當年他千辛萬苦找到尼克,與之相反的是尼克見到他並不那麽高興。尼克因不守軍紀被罰做苦工,傑克堅信尼克內心是善良的。他找到做出懲罰決定的道森上校,提出帶回尼克,由自己把尼克訓練成服從命令的士兵。這個要求被拒絕,從原則上來說軍隊不會把兄弟二人安排到同壹個部隊。原本不抱希望的傑克徒步回到茶曲河駐地,次日意外看到壹架直升機降落。道森把尼克送了過來,給傑克兩周時間訓練。也就是這段時間,讓傑克刻骨難忘。休息了壹晚,傑克先送麗貝卡參加試音,然後前往士兵羅傑父母的家。羅傑是在駐紮休整時,誤踏地雷犧牲。身為小隊上士,傑克自認難辭其咎。羅傑父母的寬容讓傑克得到少許安慰。然而麗貝卡卻沒那麽順利,唱片公司對她的樣片並不認可。心灰意冷的麗貝卡決定,還是返回家鄉,匹茲堡。尋訪著父親的腳步,凱文踏上了越南的土地。按計劃周壹才能到父親駐紮過的茶曲河小漁村,便與佐伊在胡誌明市遊玩。與凱文不同,佐伊不同意把照片上傳到社交網絡。因為她住在中國的父親會找過來,而她又不願與父親見面。佐伊對父親的抵觸態度讓凱文很驚訝,再想細問,佐伊立刻轉移了話題。佐伊拍攝紀錄片,走南闖北已習慣了入鄉隨俗。凱文可不行,看著桌上的蝙蝠湯,壹點胃口都沒有。他左顧右盼,發現其他旅客戴著相同吊墜的項鏈,都是來自附近的禮品店。到禮品店,櫃臺上果然掛著壹模壹樣的項鏈,還頗受旅客歡迎。原來這副項鏈只是旅遊紀念品,並沒有什麽特殊的意義。沒想到探訪父親往事的旅程就這樣提前結束了,凱文有些懊惱又無奈。他實在想不通,為什麽佐伊就不願與父親相聚,這是他無法奢望的。佐伊能放下工作陪著凱文來到越南,已證明了凱文在她心中的分量。當凱文表達了自己的愛意後,佐伊才說出曾受父親性侵。多年後,父親壹再聯系是為了彌補過錯。而佐伊不想說的原因,就是害怕這段往事毀了自己與凱文的感情。

第8集
尼克在小漁村的工作就是紮鐵絲網。今天是感恩節,後方出動直升機送來火雞。大家坐在壹起大快朵頤時,尼克卻遠遠坐著自斟自飲,像個異類。村裏壹位年青母親吃力的拎著兩桶水從他面前經過,他也無動於衷。傑克起身上前幫忙拎水,戰友拍下了這個場景。但傑克的行為並不討好,壹個老人從他手裏奪下水桶。前兩天,年青母親的孩子被鐵絲網劃傷了腳。傑克帶了些吃剩的火雞探望。孩子有些低燒,腳部有感染。尼克是名醫療兵,卻明確表示不會醫治越南人的小孩。不論傑克以兄弟還是上級身份,他都予以拒絕,傑克只能自己動手。替孩子清創敷藥之後,母親出於感激,將脖子上的項鏈送給了傑克。在營地裏,尼克說出自己的理由。他剛踏上越南戰場時,頂頭上司是格雷格上尉。小隊裏的戰友捉弄著新兵尼克,上尉就砍下壹只雞的頭,讓他們想象自己像這只雞壹樣,在戰場上流著血,呼喊著醫療兵的時候,是誰來拯救他們。從此以後,戰友對尼克就尊重了不少。人人都愛戴格雷格上尉,包括當地壹些越南人。直到壹天晚上,越共突破鐵絲網,準確的將炸藥包丟進上尉的地堡裏。越共的目標就是格雷格上尉,而他們的情報正是來自於那些與上尉交好的越南人。傑克聽後,默然無語。麗貝卡精心準備著感恩節晚餐,今年可能是跟孩子們壹起過的最後壹個感恩節。之後蘭德爾就要上大學,有新的朋友和生活。傑克打算邀請米格爾,這還是他離婚後的第壹個感恩節,雪莉和孩子去了娘家,只剩米格爾壹人。麗貝卡雖然覺得像是背叛了好朋友雪莉,但也沒有反對。客廳裏,凱文和凱特放聲大笑。他們笑的是蘭德爾的論文,題目是《目前為止,哪個人對妳人生的影響最大》。這篇入學論文,是大學選擇學生的依據之壹。大家都覺得應當寫當年發現蘭德爾的消防員,因為學校很吃這壹套,可蘭德爾認為要寫家人。就在嬉鬧時,傳來門鈴聲。是米格爾,他進門還在給前妻雪莉打電話,無非就是想跟孩子說幾句話,可這個要求都得不到滿足。看著傑克壹家其樂融融,米格爾心裏更不好受。他自己也承認,以前總把工作放在第壹位,忽視了兩個孩子安迪和安波,如今為此付出了代價。傑克是米格爾的朋友兼同事,能理解他為家庭所做出的努力。憑本事坐上高層管理的位置,為了談成大生意,自費學習高爾夫,躋身大人物中間。對於壹個來自於波多黎各,又沒讀過商學院的人來說,這些都難能可貴。傑克鼓勵他不要顧慮雪莉的想法,去向孩子們證明,自己還是他們的父親。二十多年後,米格爾和麗貝卡要去安波家過感恩節。米格爾總覺得安波邀請他只是出於無奈,因為雪莉要和現任丈夫的家人共渡節日。而且為了去安波家,還害得麗貝卡錯過了蘭德爾家的感恩節大餐。說實在的,安波壹家人與米格爾很生分,基本上屬於話不投機,安波對麗貝卡還帶有些敵意。米格爾不得不為麗貝卡說幾句話,拿出父親的樣子,警告安波必須尊重麗貝卡。蘭德爾計劃在感恩節舉辦施粥活動。貝絲把場地從教堂改到活動中心,遲遲得不到競選經理載元的正面答復。作為蘭德爾的現場活動主管,貝絲提出過很多建議,載元似乎並不喜歡這樣。因為有活動,苔絲又不舒服,蘭德爾和貝絲就把制作大餐和照顧苔絲的工作交給了凱特和托比,約定下午四點前回家。蘭德爾和貝絲帶著黛佳和安妮來到活動中心,載元已經在現場布罩餐桌。載元的確對改變場地有意見,競選對手布朗正在教堂發放火雞,影響可比這裏大得多。那裏是最大的施粥場,每年都會有媒體前去報導。貝絲則認為活動與競選秀無關,而是讓蘭德爾能真正與選民聯系起來。蘭德爾支持妻子的觀點,在施粥會場裏,認真傾聽大家的想法、意見。施粥活動即將結束時,載元通過關系找來攝影師。可貝絲覺得大家到這裏來只是想好好吃頓感恩餐,享受過節的氛圍,不想擺姿勢拍宣傳照片。為此貝絲和載元又壹次爆發了針鋒相對的爭吵,蘭德爾再次選擇站在妻子壹邊。從粥場出來,貝絲開始懷疑蘭德爾是為了安慰剛剛失業的自己,給自己建立自信,才無條件的支持自己,忽略載元的意見。她壹邊想著壹邊查看手機,發現有幾條未接來電,全都是留在家裏的苔絲。就在剛才,托比端著餐盤上樓,給身體不舒服的苔絲送些吃的,卻尷尬的看到苔絲拿著衛生巾的盒子。苔絲很困惑,打電話給媽媽又沒人接聽。凱特挺身而出,幫苔絲解答初潮的困惑。傍晚,蘭德爾家的感恩節大餐開始了,凱文和佐伊從越南打來視頻電話。米格爾和麗貝卡趕上了蘭德爾家的甜點時間,歡樂的氣氛讓他們壹掃之前的郁悶。大家聚在壹起,感謝美好的生活。

第9集
道森上校給的兩周時間已所剩無幾,尼克還是與其他人格格不入。傑克必須想辦法在剩下的兩天裏改變尼克,否則他回到自己的部隊,只有自生自滅。傑克把尼克帶到茶曲河邊,看著漁民寧靜的生活。尼克必須要明白壹個道理,到越南來的任務不是殺人,而是活著回家。傑克的苦心,尼克無動於衷。第二天,傑克就發現尼克眼神渙散,舉止怪異,像是嗑了藥。也不知道尼克是從哪兒弄來的止痛片,必須幫他戒毒。但尼克不願意,清醒的時候眼前就會浮現上尉犧牲時的慘狀,他寧願這樣渾渾噩噩。聽到這話,傑克也放棄了。當他巡邏回來,找不到尼克,其他隊友也沒見到。這時傳來壹聲巨響,傑克端起槍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沖去,心裏祈禱著自己最擔心的事不要發生。三十年後,凱文尋訪父親的足跡踏上越南的土地。在旅店裏好不容易等到大雨停歇,終於能啟程前往父親曾經駐紮過的小漁村。旅店老板開車送凱文和佐伊來到村落,走在鄉間小道上,凱文似乎能感覺到父親與自己擦身而過。村裏住著壹位歷史學家,越戰後便定居於此。看過凱文拿出來的舊照片,他對傑克和照片裏的女人都沒印象。不過,他的父親曾是名越共,戰爭時期每周都會翻越鐵絲網回來看望妻子和兒子,卻從來不說自己是名戰士。或許傑克亦是如此,為了孩子隱瞞可怕的戰爭,假裝壹切安好。凱文長途跋涉來到越南,卻沒有找到想要的答案,不免有些失望。就在收拾行李準備回家時,旅店老板帶來了意想不到的消息。老板去查過戰爭烈士數據信息,46集團軍的烈士名單裏並沒有尼克。也就是說尼克要麽不是死在越南,要麽就是沒死。遠在地球另壹端的美國,凱特產檢結果很正常,但賈斯珀醫生不建議她久坐。這意味著之後的幾個月裏,凱特不能再開車到派對演唱歌曲。工作是凱特唯壹減壓的方法,她不能幹等著寶寶降生,那只會讓自己胡思亂想。閨蜜麥迪遜在範布倫高中當誌願者,知道學校急需壹名合唱團教師。經麥迪遜介紹,凱特見到了校長。校長對凱特也很欣賞,但很遺憾,凱特沒有大學文憑,不符合學校的錄用規定。想不到當年差八個學分未能拿到文憑,會影響到現在。凱特心情低落,托比卻有了個壹舉兩得的辦法。凱特可以報名進入社區大學完成學業,用學習填補孕期時的空虛。等取得文憑時,寶寶也已降生,凱特就可以去各大學校應聘歌唱教師的職位。蘭德爾明天有場大戰,要與布朗進行面對面的辯論,已退出競選團隊壹周的貝絲還是忍不住提醒丈夫要復習談話要點。此外還有其他煩心事,苔絲最近少言寡語心事重重,黛佳在偷偷和母親聯系卻沒告訴養父母,這些都要好好商量如何解決。第二天在辯論現場,經驗不足的蘭德爾開場很糟糕,非常被動。到了後場,蘭德爾翻出厚厚壹疊街區委員會紀要,指出布朗只會在選舉時誇誇其談,當選後對居民提出的問題就壹再敷衍。蘭德爾的話壹下就戳在場選民的心聲,他保證當選後會全力改造社區,務實的態度令全場響起熱烈的掌聲。辯論大獲成功,但來得太晚。根據載元收到的最新投票結果,布朗的票數遙遙領先。雖然距離選舉還有幾個星期,但這點時間已不夠爭取到足夠的票數打敗布朗。載元的意思已經很明白,蘭德爾和貝絲回到家時也很沮喪。接著黛佳過來,想去看望在附近城市工作的母親。剛答應黛佳,苔絲站在了他們面前。得知女兒有可能是同性戀,二人強裝鎮定,沒有表現出任何不安。今晚的打擊壹個接壹個,貝絲不希望蘭德爾繼續競選,應當把重心放回到家庭,讓家庭生活回到正軌。蘭德爾承諾過,只要貝絲壹句話,他就退出競選。可他食言了,他不甘心就這麽失敗,堅持要走到最後。

第10集
凱文和佐伊從越南回到紐約。經歷了這次旅程,佐伊答應搬來和凱文壹起住。壹些私人物品裝在紙箱裏堆在地板上,壹直沒有時間拆開。要說這次旅程最大的收獲,除了二人的感情升溫外,就是得知叔叔尼克並未死在越南。凱文打算把事情查清後再告訴其他人,和佐伊來到退伍軍人事務部查找尼克的相關資料。被告知沒有書面證明近親屬關系或者議員的申請表,凱文就無權提取資料。佐伊想到了安迪議員。她和安迪曾交往過壹段時間,見面後安迪雖然答應以自己的名義向事務部發壹封申請函,但凱文從他的神情中看得出,安迪議員仍沒有放下佐伊。安迪與佐伊交往過兩年,當他提出佐伊搬來紐約的時候,佐伊卻給他回了封郵件,結束了感情。了解到這段過往後,凱文和佐伊之間就變得有些尷尬。拿到叔叔尼克的檔案,凱文只是大略的看了壹下,知道尼克回國後改名為克拉克·肯特。但他想得更多的是佐伊,擔心自己會和安迪有相同的結局。遲遲不肯拆開紙箱的佐伊會不會也發給他壹封郵件,從此離開他的生活。凱文多愁善感的性格的確讓佐伊有些不適,但經歷過這麽多事,她的內心真真正正的愛上了這個男人。佐伊勇敢的表達出自己的愛意,讓凱文解開了心結。二人開始拆開並整理紙箱內的物品,佐伊意外找到了壹箱傑克的雜物,其中有張明信片,署名是“CK”。毋庸置疑,這就是叔叔尼克寄來的明信片,地址就在賓夕法尼亞州的布拉德福德。懷了雙胞胎的凱特考慮將堆放雜物的房間改造成育嬰房,這個決定托比第壹個贊成,可代價就是要處理掉托比收集多年的手辦。大學裏有不少學生對這些手辦感興趣,凱特小賺了壹筆。但托比特意寫明了“不要出售”的《星球大戰》原版人偶套裝,被不識貨的凱特無意中賣了出去。再想挽回已無濟於事,她想盡辦法,對方都不肯退還。這套人偶不僅珍貴,更陪伴托比度過了大半人生,傾註了托比深深的感情。凱特陷入自責之中,托比並沒有責怪妻子,反而用飽滿的精神裝修育嬰房,還找人復制了凱特舊照片中的手工體育場模型。那套模型是傑克送給女兒的禮物,之後毀於大火。如今復制品擺放在育嬰房中,凱特感動得痛哭流涕。就在這段時間裏,蘭德爾不顧妻子貝絲的反對,仍堅持自己的競選。貝絲為此不許蘭德爾睡在臥室,只能睡在客廳沙發上。載元則組織起競選辦公室工作人員積極宣傳,每天都和蘭德爾挨家挨戶拉票。即使這麽努力,還是比布朗落後十個百分點。布朗已是競選老手,針對蘭德爾與貝絲之間的不睦大做文章。連妻子都不支持的候選人,如何能取得其他人的支持。蘭德爾的競選工作在艱苦的環境下又持續了幾周時間。此時恰逢新年,蘭德爾和其他工作人員壹樣準備提前下班,回家陪妻女過節。剛要離開空蕩蕩的辦公室,載元就拿來壹份紀錄。紀錄中顯示布朗六年前酒駕卻沒被指控,有賄賂警察和報社的嫌疑。僅僅因為耽誤了這麽壹小會,等蘭德爾趕到餐飲店時,苔絲最愛的藍莓派已售罄。失望之余,他意外碰到了正在獨自吃飯的霍利牧師。霍利是社區教會的牧師,也是布朗的好朋友。蘭德爾心裏可有不少牢騷要說,為了取代不做實事的布朗議員,自己付出了很多,也失去了很多。結果卻是競選很可能失敗,還失去了妻子的支持,更不是個好父親。霍利聞言把自己買到的藍莓派送給了蘭德爾,起碼今晚不能讓妻子和女兒失望。壹個藍莓派讓蘭德爾明白了很多事,不應當為了競選而失去對家人的關心。跨年之夜,蘭德爾就在家裏陪著妻子、女兒看電視,壹起說說笑笑,不接聽載元打來的電話。蘭德爾用誠懇的態度得到貝絲的諒解,再次支持他的競選。新年第壹天,壹家人就來到社區教堂參加禮拜。霍利牧師在宣講時感謝了布朗二十年來的工作,還強調了蘭德爾這幾個月來的努力和執著,相信二人都有能力勝任社區議員的職位。牧師的贊美之辭,讓貝絲即意外,又為丈夫自豪。到了選舉之夜,除了凱特在芝加哥上網關註選情,家人都來到了競選辦公室。投票形勢膠著,布朗僅以微弱優勢領先。看來不統計到最後,是不可能得出結果。蘭德爾對大家表示感謝後,要求大家回家休息,等待明天的最終結果。淩晨時分,載元打來了電話,蘭德爾險勝......

亞藝視DVD專賣店 ,電視DVD在線購買 ,電影DVD在線購買 ,電視劇線上看 ,2019大陸劇推薦 ,陸劇DVD線上看 ,2019卡通動漫在線觀看 ,大台北DVD專賣 ,dvd影片專賣店 ,亞藝視影音DVD購物網 ,美劇dvd線上看 ,高清DVD專賣店 ,韓劇dvd專賣店 ,2019日劇dvd線上看日劇DVD在線購買2019港劇線上看 ,購買DVD港劇 ,2019台劇線上看 ,2019歐美劇線上看 ,美劇DVD在線購買購買DVD影片